瑞贝卡笑得有点勉强,“行了,你是我老板你最大,我怎么会生你气呢,只是今天结婚有点累,所以想休息了而已。”

“那你早点休息,我先走了。”落晚晚起身,离开了公寓。

她一走,偌大的公寓便只剩下了瑞贝卡一个人。

安安静静的,甚至能听到墙上挂钟走动的声音。

深深的无助感席卷了瑞贝卡的全身,分明是盛夏,她却冷得像是掉进了冰窖里似的,蜷缩在沙发上,身子缩成小小的一团。

直到夜幕降临,她的心情才稍稍平复几分。

她掏出手机,打了个电话出去。

“喂,是我,我要预约手术,这一周之内,麻烦给我安排好。”

……

寒公馆内。

落晚晚回到正馆,正准备休息,便接到了4s店的电话。

“请问是落小姐吗,你名下的跑车需要保养了,如果有时间的话,明天可以过来一趟吗?”

落晚晚还是很爱惜自己的爱车的,立马便答应了,“没问题,我明天就开着过来。”

等挂断了电话,她便准备去车库里,先将车上的各种摆件给取出来。

毕竟要全车保养,到时候少不了车内也要保养收拾。

要是弄脏她那些宝贝的摆件,她会心疼死的。

正忙活着,寒未迟便开着同款的黑色跑车进了车库。

“寒少,你的好兄弟结婚,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?”落晚晚好奇的问道。

寒未迟从车上下来,挑了挑自己俊朗的剑眉,“你的好姐妹结婚,你不也回来得很早?”

“那是因为瑞贝卡她需要我当司机啊,所以我送完她就顺道回来了。”落晚晚解释道。

这理由没有半点毛病。

寒未迟点点头,又将目光放在了落晚晚怀中的那些摆件上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