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未迟目光沉峻,低头继续翻阅手中的文件,“她愿意的时候,会主动告诉我的。”

霍停归啧了一声。

“行吧,你要是不好奇,那到时候我调查出来,你可别找我问啊。”霍停归故意高声道。

结果下一秒,对上寒未迟冷冽的目光,霍停归顿时就怂了。

乖乖的补上一句,“当然就算你不找我问,我也会主动告诉你的,别问为什么,问就是我欠!”

寒未迟满意颔首,“那我勉强答应。”

霍停归:……

他迟早要和寒未迟这个傲娇鬼绝交!

正在心中腹诽,又听见寒未迟问道,“你和瑞贝卡之间,貌似是发展得不错?”

“这事你也知道了?”霍停归神清气爽,笑得嘴角都快要咧到耳后根去了,“哎呀,就是那什么……那啥,我们车……震了。”

霍停归签字的动作停滞,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。

瑞贝卡不是因为想糊弄匹克教授,所以才和霍停归结婚的吗?

就算是有进展,也不该一步就直接到全垒打吧!

“说起来还要感谢落晚晚邀请瑞贝卡去别馆喝酒吃小龙虾,然后瑞贝卡就中了药,再后来,那什么就干柴烈火……”

一想到那晚上瑞贝卡的热情似火,霍停归的笑就止不住。

“中药?”寒未迟的眉梢突突的跳,语气骤然阴沉几分,“哪一天?”

“就秦吟霜办宴会那天晚上啊,我也不好问到底是谁下的药,你说是不是落晚晚为了撮合我们故意下的药?喂,寒少,你去什么地方啊?”

不等霍停归说完话,寒未迟已经起身往外走去。

剩下桌上的签字笔还在原地打转,可见他有多急匆匆。

坐上电梯一路往下到了车库,寒未迟开上卡宴便直奔着医院而去。

他要去求证一件事情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