伴随着寒初恩怒吼的,还有摔东西的声音。

尖锐刺耳,霍停归赶紧把手机拿远一点,免得自己的耳朵被震聋。

半晌,电话那头才总算是消停下来。

“霍少,你现在大概猜到我为什么在莫斯蓝岛了吧?”季遇苦笑着问道。

霍停归猜到了。

从刚才寒初恩的愤怒中,就能知道,寒初恩肯定是被迫去的莫斯蓝岛。

而唯一能强制寒初恩去那种半开发旅游岛的人,只可能是寒未迟。

寒未迟不光送了寒初恩去,还派了季遇去管制寒初恩。

“辛苦了,”霍停归突然很心疼季遇,“等你回京市,我一定请你吃好吃的。”

季遇声音哽咽,“多谢霍少,那我先挂了。”

……

挂断电话,季遇转头看向已经累得气喘吁吁的寒初恩,语气十分恭敬,“表小姐,寒少说了,只要你这段时间乖一点,他就会在过年之前接你回京市的。”

“现在离过年还有整整五个月呢,”寒初恩更来气了,“所以大哥打算把我关在这种地方,关五个月?”

季遇沉默了。

半晌,才弱弱道,“或许到时候寒少会提前接你回去呢?”

“你少骗我了,”寒初恩压根就不信,“大哥已经被落晚晚那个贱人给迷得五迷三道了,怎么可能接我回去呢?说不定到时候就直接被落晚晚的枕边风给整晕了,要把我一辈子都关在这种地方。”

待在莫斯蓝岛,和坐牢有什么区别?

听闻这话,季遇便在心中疯狂的腹诽。

坐牢哪有在莫斯蓝岛爽啊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