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嫣红顿时双眼放光。

抓住这话中的漏洞,追问道,“落小姐,你还说这件事情跟你没有关系,试问你一个普普通通的设计师,没事去研究黑市上的那种药干什么,还能把名字都给记住,显然是做过功课啊。”

而对这种药做功课,能有什么原因?

要么就是想自己用,钓到凯子。

要么就是用来设计陷害别人,让被人身败名裂。

现在情况还用得着多说吗?

显然是第二种情况!

“穗蓉夫人,你还在等什么啊,她都已经露出马脚了,这种品德败坏的女人怎么配待在寒家呢,她就应该被赶出寒家,赶出京市!”

柳嫣红激动得唾沫横飞,俨然变成了一个乡下的泼妇,再无半点上流社会贵妇人的样子。

穗蓉夫人忍不住蹙起眉头,抬起带着蕾丝卡夫绸手套的手,挡住了脸颊。

免得口水喷到她的脸上来。

“能有点素质吗?”落晚晚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“连人家的话都不听完就直接下定论,难怪宁氏会垮,当初偷裕华集团机密文件的时候,想必也是急匆匆拷贝,才会被收拾吧?”

被戳到痛处,柳嫣红顿时气得鼻子不是鼻子,眼睛不是眼睛。

要不是落晚晚和瑞贝卡联手做局,骗她去拷贝那份文件,她会把宁氏弄得破产吗?

这个贱人,居然还有脸提!

“那你说,你为什么会对这种药格外了解呢?”柳嫣红质问道。

落晚晚耸肩,“算是巧合吧,总之碰过这种药的人,血液用特定的试剂测试,就会变成蓝色。”

“我有那个试剂。”霍停归立马举起手说道。

这么激动人心的打脸大戏,他必须要参与啊!

“那就麻烦霍少先给我们做个示范好了,看看这个流浪汉的血会不会变成蓝色。”落晚晚说道。

霍停归立马颔首,去了别馆拿到了自己的医药箱。

然后用试剂混合流浪汉的血,果然变成了蓝色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