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嫣红一口气说了大长串的话,将落晚晚剩下的话都给堵得死死的。

继而,眼神得意的看向落晚晚。

她倒是要看看,落晚晚现在又怎么狡辩。

然而落晚晚却并没有接茬,只是转头看向穗蓉夫人,“穗蓉夫人,您能试试这个试剂吗?”

“落晚晚你又在玩什么把戏,”柳嫣红不耐烦了,“难道你现在又打算把罪责往穗蓉夫人推?”

“当时穗蓉夫人也有作案的机会,试一下,合情合理吧?”落晚晚说道。

不等柳嫣红再开口,穗蓉夫人便一口应下。

“好,试试就试试吧。”

霍停归立马上前给穗蓉夫人的手指尖扎了一下,鲜红的血珠滴落在了试剂里。

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。

穗蓉夫人的血,也让试剂变成了蓝色!

“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”柳嫣红脸色骤变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难道说,让宁馨儿和流浪汉苟且的这件事情,穗蓉夫人也有参与?

不可能啊!

就算是穗蓉夫人再不待见宁馨儿,也不可能做这种事情。

这不是把手抬起来,往自己脸上打吗?

穗蓉夫人也有几分诧异,但她没做过,语气便格外的淡然,“我没有参与这件事情。”

“穗蓉夫人稍安勿躁,”落晚晚勾唇,又朝着自己的三个宝贝招手,“你们也过来测。”

三小只听话的上前。

结果无一例外,都是蓝色的。

这下柳嫣红是真的想不通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