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向南的话语中,满是试探。

“你只需要告诉我那个人的真实身份,至于其他的,不用过问。”寒未迟沉声道。

“对不起,”御向南拒绝得十分干脆,“寒少,我不能透露给你,对方拿捏着我的命脉,我很抱歉。”

说完这话,就干脆的挂断了电话。

妈耶,要知道落宇轩那个臭小子当初在他创办kn公司的时候,悄悄以极低价格收购了一半的股份。

如今小小年纪,便已经是全球最大八卦娱乐公司的大股东。

更不要说落宇轩手中掌握的那些八卦资料了,有很多他都没有。

得罪落宇轩,就是断自己的财路。

想到这点,御向南便有些颓然的坐在老板椅上,郁闷的嘀咕道,“晚晚到底是怎么生出宇轩这么腹黑的臭小子的。”

这大刀阔斧执掌风云的架势,和那个只知道做手术搞科研的寒长书一点都不像。

倒是有点像……京市的那位黑面阎王。

御向南忍不住打了个寒颤,一想到落晚晚,寒未迟和落宇轩是一家人。

那场面,还要不要人活了!

……

傍晚,尼山日落餐厅。

霍停归西装革履,一脸激动的整理着自己的领带,一面看向旁边的瑞贝卡,“岳父大人什么时候到啊?”

瑞贝卡刚做完spa,身上穿着一件卡夫绸的吊带长裙,搭配波西米亚风的绑带凉鞋,圆润的脚趾头涂着红色的指甲油,整个人妖娆妩媚,极具侵略性。

但这种侵略性,却没有半点让人不爽的感觉。

只是让人有些自行惭愧而已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