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着寒初恩的背影,宁馨儿的目光越发犀利幽暗。

她指给寒初恩的那栋大楼,是这家精神病院早已经废弃的旧楼,如今里面堆放的全部都是桌椅板凳和各种资料。

这些东西,很容易点着。

再加上她早早就浇上的汽油。

只需要一根火柴。

砰——

整栋大楼都会变成火的海洋!

而现在准备得也都差不多了,只需要让寒初恩在大楼里大吵大闹,吸引落晚晚等人过去就行。

到时候等落晚晚被烧死,她就可以和寒初恩解释说,是落晚晚害怕行迹暴露所以才动了杀心。

反正落晚晚都死了,死无对证。

寒初恩想查都查不出来的。

想着,宁馨儿便赶紧跟上了宁馨儿的步伐,朝着那栋废弃大楼走去。

……

寒初恩在废弃大楼里找了一圈,并没有找到落晚晚的身影。

“嫂子,我们是不是搞错了,这个地方什么都没有,味道还怪怪的,我们去别的地方找找吧。”寒初恩说道。

宁馨儿赶紧拽住她,抬手指了指走廊尽头的洗手间,“我刚才好像看见落晚晚从洗手间偷偷跑出来了。”

“真的吗?”寒初恩一个箭步冲上前去,踢开洗手间的门就开始寻找。

然而洗手间里除了正在滴水的水龙头之外,什么都没有。

一番寻找,磨得寒初恩的耐心所剩无几。

再想转头去找宁馨儿的时候,却发现宁馨儿也不见了。

“嫂子?”寒初恩试探着喊了一句。

楼下的走廊里,传来了宁馨儿虚弱的声音,“初恩快跑啊,落晚晚她疯啦!”

可等寒初恩冲到楼下去,却怎么都找不到宁馨儿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