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晚晚微微抬头,目光落在了那排带血的牙印上。

干脆利落的,从手包里翻出了小瓶酒精和纱布来,声音格外温柔,“可能会有点疼,忍着。”

寒未迟垂眸,看着跟前熟练处理伤口的落晚晚,语气中带着几分不解,“你为什么随身带着这些东西?”

“因为会经常用到啊。”落晚晚很想翻白眼,“总不能是为了随时美女救英雄吧?”

闻言,寒未迟的心中却微微一紧。

落晚晚平时到底多容易受伤,才会养成随身带上酒精和纱布的习惯,甚至还会自己给自己处理伤口……

他骤然生出了几分想要抱住落晚晚的冲动。

但下一瞬,到底还是忍住了。

等处理好寒未迟的伤口,落晚晚这才重新抬起头来,“抱歉,这顿饭可能会改天再请了,我想送她去医院一趟。”

“你扶着她,我去开车。”寒未迟颔首,便直接站了起来。

“不用了,”落晚晚赶紧摆手,“我自己打车去就行。”

黑面阎王最讨厌别人坐他车子的事情,她还是知道的。

更何况老妇人还浑身脏兮兮的,这要是坐上去,估计到了医院,寒未迟就得直接把车都给扔了。

因为她而让寒未迟浪费一辆车,她担待不起啊!

可寒未迟却面色阴沉,不容抗拒的掀开薄唇,“我刚才用力比较狠,送去医院做检查,如果出事,我得负责。”

简而言之,他是不想惹出更大麻烦,所以才说想带老妇人去医院的。

得知这点,落晚晚这才释然几分,不再拒绝,直接扶着老妇人去了医院。

到了医院楼下,落晚晚便直接背着老妇人去找寒长书。

留下寒未迟坐在车上,阴沉着脸拨了一个电话出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