瑞贝卡拧起妩媚的柳叶眉,“说我冒充,你有证据吗?”

“当然,瑞贝卡专家拥有基因实验室的产品,你有什么?”宁馨儿梗起脖子问道。

瑞贝卡专家甚至嗤蔑的看向瑞贝卡,“如果拿不出东西来就赶紧滚下去,我这样的身价和地位,不屑于和小公司的人扯上关系。”

“这么说,你有基因实验室的产品咯?”瑞贝卡饶有兴趣,“拿出来给我看看。”

她倒要看看,这个冒充自己的丑八怪,到底偷用了实验室的什么产品!

正争执着,穗蓉夫人便不悦的走上前。

为什么每次寒家要举办什么宴会,这个宁馨儿都非要找人来搅合呢?

就这样盼不得寒家安生吗?

就这样的女人,要是真的娶回家,恐怕寒家迟早要玩死在她手里。

“今天是宝贝们的生日宴,有些事情私下再说好了,晚晚这份礼物是把最宝贵的东西藏在里头了吧?我记得你上次准备的是卢卡菲尔公主曾经佩戴的皇冠和权杖,看样子晚晚很低调啊。”

穗蓉夫人笑意浅浅,努力的替落晚晚打圆场。

落晚晚心中涌过一抹暖流,但旋即,还是摇头,“我准备的东西,在宁小姐手里呢。”

她很感激穗蓉夫人向着自己,但是让宁馨儿白白得了便宜,绝对不可能!

“落小姐你这是何必呢,”宁馨儿心中忍不住为落晚晚点起了蜡烛,默默哀悼,“穗蓉夫人都给你台阶下了,你干嘛不要?”

“晚晚要是下了台,谁替你捡起这张不要的脸啊?”瑞贝卡讥唇讽刺道。

“你……”宁馨儿顿时气得胸闷气结。

“奶奶,”落甜恬扯了扯穗蓉夫人的袖口,奶声奶气的悄悄道,“你别担心,我妈咪有办法对付这两个坏女人的,不收拾了,我妈咪的脸往哪儿搁?”

听闻这话,穗蓉夫人便抱着落甜恬下了台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