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对这些议论和讨伐,瑞贝卡不为所动。

她抬起手,将专家手里的东西抢过来,左右随意扫了一眼,然后就扔在了地上。

“就这?”瑞贝卡嗤笑道。

这种东西早就被她给淘汰了,没想到还有人会拿出来招摇撞骗。

“什么叫做就这?”宁馨儿赶紧宝贝的捡起来,“这可是非常珍贵的东西,你在外面花钱都买不到的。”

听闻这话,落晚晚便想起了上次,瑞贝卡随便扔给自己的那一大箱子面膜。

恩,的确是花钱都买不到。

毕竟压根就不用花钱,她就拿到了。

她有几分悲悯的看向宁馨儿。

得罪了瑞贝卡的人,如今坟头的草都已经三丈高了,而宁馨儿还这么叫嚣,试问还有什么好下场呢?

专家也愤怒的看向瑞贝卡,“丽莎小姐,我想你最好现在就给我一个道歉,否则被我爸爸知道,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谁?

她爸爸?

瑞贝卡耸肩,掏出手机来,“不如你打个电话给我爸,哦不是,给匹克教授,看他怎么回你?”

电话的通讯录上面,赫然存着臭老爹三个字。

啪——

专家直接一把将瑞贝卡的手机给打掉,“你拿什么人的号码来糊弄我?我的身份,用不着我爸来证明,我的工作室,自然可以证明!”

说着,专家便掏出了自己的手机,直接一个视频电话出去。

很快那头便接通了。

画面里,是一群穿着白色防护服的工作人员,正在一间实验室里工作着。

瞧见镜头,他们便纷纷走上前来打招呼,对着专家恭敬而亲昵的喊着瑞贝卡三个字。

听得落晚晚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转头看旁边的瑞贝卡,正在低头翻找着手机里的什么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