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初恩的眼神中,充满了质疑。

她走上前,将整箱面膜倒在地上,仔细的翻看。

穗蓉夫人看着寒初恩这模样,眼神中不禁划过一抹失望,“初恩,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?”

斤斤计较,多疑,还这样不尊重人。

都是跟宁馨儿学的吗?

看样子得早点把宁馨儿给请出寒公馆了,否则初恩还有两个小孩子被彻底教坏了该怎么办?

寒初恩无视了这句话,仔细的看了那些面膜,发现和自己原来的那些面膜一样。

这才不情不愿的站起身来,冷嗤道,“你还挺有本事的。”

“昨天是我不对,不该拿你的面膜,抱歉。”落晚晚轻声道。

虽然这是大宝贝惹出来的麻烦,可到底她才是大宝贝的妈咪,这烂摊子,只能她收拾了。

寒初恩蔑然的看了落晚晚一眼,直接从地上那些面膜上踩过去,往楼上走。

“表小姐,这些面膜我给你送到房间去吗?”吴妈从厨房走出来,擦擦手上的水,就准备弯腰去捡面膜。

“扔了吧,”寒初恩语气中带着不屑和厌恶,“她送的东西我怎么敢用啊,万一烂脸了怎么办?”

吴妈表情有点尴尬,悄悄看了一眼落晚晚的反应。

被这样狠狠的羞辱,落小姐该不会要和表小姐打一架了吧?

然,落晚晚毫无反应。

东西她给了,要不要是寒初恩的自由,她管不着。

“宇轩今天和魏如月去国外旅游了,我去打个电话给他们老师请假。”落晚晚站起身,往外走去。

宁馨儿站在旁边听够了热闹,这才从玄关假装刚进屋,“落小姐,你去什么地方啊?”

落晚晚扬起灿烂的笑容,凑到了宁馨儿的耳旁,声音轻柔,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吐,“关你屁事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