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身剪裁得体的职业套装很好的勾勒出了落晚晚的身材,哪怕已经生过孩子,却没有半点走样,反而越发美丽,身上有淡淡的玫瑰花味道。

“五十万,就想了结此事,落小姐,未免想得太简单了些。”寒未迟沉声道。

半夜发邮件恐吓他,盗走季遇卡里的三十万,甚至今天放他鸽子。

五十万就想打发,这女人,装天真还是真傻?

而落晚晚愕然瞪大了杏眸,一副气炸的表情看向寒未迟,“你要讹我?”

她又不是没开过豪车,就那辆迈巴赫,五十万足够修好了!

看着挺有钱的一个男人,怎么还干敲诈的行当。

“五百万,或者去坐牢,由你选。”寒未迟冷声道。

“你吓唬谁呢,那场车祸我们两个都有责任,公了也就是赔钱加扣分而已!”落晚晚完全不在怕的。

闻言,寒未迟眉头越发蹙起。

他缓缓站起身来,迈着两条修长的腿,走到了落晚晚跟前。

随即缓缓俯身,距离太近,逼得落晚晚不断往后仰,跌坐在了会议桌上。

“你想干什么!”落晚晚满脸警惕的问道。

寒未迟只是从她口袋里拿出了那只儿童手机,然后翻出里面的邮件信息,“五百万,或者坐牢。”

落晚晚这才低头看了一眼,深深地震惊了。

这一看就是落宇轩那个臭小子搞的鬼!

平时总爱去黑客网站接点小活儿,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没这回事。

现在好了,臭小子居然搞到了洲际酒店老板的头上。

坑妈啊这是!

落晚晚脸上的表情青了又黑,发誓回去之后要好好地收拾一顿那个臭小子。

但是眼下,只能自己抗下了。

否则真的让那个臭小子去坐牢吗?他才五岁啊!

“这件事情其实只是个玩笑,我选择赔钱,好吧?”落晚晚说道。

她干脆利落的开了一张五百万的支票给寒未迟,心疼的哗哗淌血。

五百万啊,她都能再买一辆限量版跑车了!

寒未迟没有接,沉声道,“你的名片上写的职务,是裕华生物集团的形象设计师,如今设计师,都这么有钱了?”

“你怀疑支票是假的?”落晚晚猛翻白眼,“那你拿poss机来,我刷给你可以了吧!”

寒未迟颔首,拨通了会议室的内线电话,“送poss机进来。”

立马就有人送进来,摆在了落晚晚的跟前。

落晚晚本来想要豪气的刷完卡,然后甩头离开。

结果打开包才发现,她平时为了让三个宝贝们相信家里很穷的事实,都没有办什么银行卡。

如果要花钱,就直接给支票或者公司那边走账的。

“你等一下,我打个电话。”落晚晚咬牙,拿出手机打给了魏如月,让她借张卡使使。

“可我在给甜恬绑头发走不开,这样吧,我弟就在附近,你认识他的,我让他给你送。”魏如月嘴里叼着头绳,含糊不清的说道。

“都可以,尽快,我在洲际酒店二楼。”落晚晚说着,就挂断了电话。

然后转头看向寒未迟,“马上就有人来送钱,不会骗你的,放心吧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