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初恩板着脸站在门对,对着寒果果和寒禹宁喊道。

“干什么呀小姨妈?”寒果果问道。

“回去睡觉,难道你们还打算在这里睡啊?”寒初恩没好气的说道。

这个女人的地方就这么好吗?待到晚上都不肯走。

寒禹宁深深蹙起了眉头,“就在这里睡,你回去吧,别管我们。”

听闻这话,寒初恩气得直跺脚,又拿小孩子没办法。

只得咬牙作罢,转头看向落晚晚,“明天一早就去做亲子鉴定,你可别再耍花招!”

经过今晚的事情,她更加觉得落晚晚这个女人不该留了。

虽然大哥和她之间已经解释清楚,可她背后有人撑腰,蓄意陷害大嫂的事情却是真的。

再加上她把大嫂的孩子都给骗到自己身边,简直是居心叵测。

明天做完亲子鉴定,一旦发现落晚晚不是孩子的生母,就把她赶出京市,让她永远不能回来!

……

翌日。

寒氏医院内,寒初恩领着一帮人到了检验科,沉着脸说要做亲子鉴定。

就连在剧组录音的落知言都赶了回来,跟着一起做鉴定。

整个寒家,除了宁馨儿没来之外,全都来齐了。

医生不敢怠慢,赶紧开始准备抽血。

而五小只互相对视一眼,开始按照之前说好的计划行事。

等落晚晚抽完血,便嚷嚷着晕血,又哭又闹,再由行动矫捷的寒禹宁去楼上拿寒未迟的血液样本。

最后来个偷龙转凤,大功告成。

等把落晚晚的血液和三个小孩子的头发都送去检验之后,大家便站在外面开始等待结果。

“我去个洗手间。”落晚晚起身道。

寒初恩眼神立马怀疑的盯过去,“你该不会是心虚想要逃跑吧?”

“如果我要跑,昨晚应该是最好的时机,而不是等到现在。”落晚晚毫不客气的怼回去。

她也算是看出来了。

寒初恩被宁馨儿洗脑得厉害,对她只有满满的敌意,所以说什么都只会被她排斥。

反正都会被排斥,干嘛还委屈自己给她好脸色?

扔下这句话,落晚晚便转身往洗手间走去。

刚经过拐角,便碰见了刚才负责采集样本的医生。

“落小姐,你能帮我一个忙吗?”医生满脸窘迫的说道。

落晚晚疑惑挑眉,“什么忙?”

医生便赶紧指了指不远处的地面,那里有一管血,已经摔碎了。

“我把你的血液样本给摔坏了,但是我不敢出去讲,我怕穗蓉夫人会责罚我,我能私下再抽一管您的血吗?”医生说得都快哭了。

落晚晚是个爽快人。

直接伸出胳膊,“行,那你抽吧,要快一点。”

医生如获大赦,赶紧松了一口气,领着落晚晚进办公室抽血,还特地告诉落晚晚,“我这个办公室直通检验室,都是有监控的,你要是不放心,可以调监控看,我不会掉包的!”

“好。”落晚晚点了点头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