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初恩越说越气,恨不得现在就去找落晚晚理论一番。

“别去了初恩,你刚惹了你大哥生气,现在去岂不是撞枪口?”宁馨儿温柔的劝道。

又抬手拍了拍寒初恩的肩膀,“我相信落小姐不是这种人。”

“嫂子你就是太善良了,才会让人踩在头顶上欺负。”寒初恩气呼呼的说道。

“好了,你赶紧起床洗漱吧,今天不去公司上班吗?”宁馨儿笑着说道。

寒初恩这才想起这件事情,赶紧爬起来去洗漱。

等洗漱完毕,下楼吃饭的时候,寒初恩正好和落晚晚对立而坐。

时不时的,就用愤恨的眼神看向落晚晚,恨不得要把落晚晚剜掉一块肉似的。

落晚晚宛若未见,专心吃饭。

等吃完饭,就准备开着自己的跑车去上班。

结果车子刚刚开到寒公馆门口,就被人给拦了个结结实实。

寒公馆门外,围堵着一大批的记者。

瞧见落晚晚的车子出来,立马开始拍照,闪光灯闪个不停。

“落小姐出来了!”

“落小姐,关于卢念公开给您道歉,并且夸赞您的作品惊为天人这件事情,您有什么想法呢?”

“落小姐,相传您和灵砂设计师是好朋友,那么这次的设计作品,她对此有什么夸赞或者看法吗?”

“落小姐,这次您有望跻身京市一流设计圈,您有什么想说的?”

……

记者们的话筒,几乎要戳到落晚晚的脸上去了。

正躲闪不开的时候,寒未迟的手便直接攥住了其中离得最近的那个话筒。

然后,扔了出去。

“先走,我来解决。”寒未迟沉声道。

落晚晚紧咬贝齿,绯红色的玫唇在初晨金芒下熠熠生辉,看上去诱惑动人。

“多谢。”落晚晚扔下这句话,直接开着跑车扬长而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