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ak面若白纸!

他没想到,落晚晚刚才只是炸他而已!

偏偏还诈成功了!

正茫然不知所措时,又想起了最后的计谋。

“落小姐,我刚才只是太慌张了,所以才会说错话而已,这件事情怎么可能跟我有关系呢,我可是负责策划整个宴会的人,要是出了事,我肯定吃不了兜着走。

试问这种情况下,我就算是想要对付你,也不该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。”

kak说得有理有据。

顿了顿,还将目光放在了人群之中的寒初恩身上。

顿时眼神变得含情脉脉起来,“我断送自己的前途,还怎么给我心爱的女孩子一个未来呢?”

寒初恩感动得一塌糊涂。

立马站出来,要去给kak当证人。

穗蓉夫人拦住了她,高贵的眉头紧紧蹙起,“初恩,这不是什么小事情,你不要跟着瞎掺和。”

“姑妈,落晚晚想把责任全部推卸到kak哥身上,我必须要为他找回一个公道!”寒初恩气呼呼说道。

正说着话,不远处又传来了娇糯的女声,“亲爱的,你们在干什么呢,还没找到宝宝吗?”

曲州长的眼神顿时温柔下来,转头看向声源处。

而其他人也将目光看了过去。

心中明白得很。

能让曲州长这样柔情似水的,除了曲夫人之外,还能有谁!

外界都传,曲州长权势滔天,却唯独愿意在自己的夫人面前俯首称臣,温柔得不像样子。

大家都很好奇,这位曲夫人,究竟是长得什么样子,能迷得曲州长这么神魂颠倒。

而kak再次燃起了希望的眼神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