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晚晚满脸质疑,紧盯着面前的寒长书。

“晚晚……”寒长书伸出手,想要牵起落晚晚的手,却扑了个空,眼神顿时黯淡了几分,“别紧张,他们只不过是怕我而已。”

“为什么怕你?”落晚晚仍旧保持着警惕。

寒长书便解释道,“我之前在记者面前说过,如果谁揪着你不放的话,我会用整个寒家的势力陪他玩,在这个节骨眼上,哪怕是我放出消息让他们来采访,他们也带着几分警惕啊。”

隔着远远拍照可以,毕竟法不责众。

但如果头铁冲上来做采访,就很有可能会被开刀的。

落晚晚相信了这个说法,点了点头,“我懂了。”

顿了顿,又追问道,“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让他们公布消息呢?”

“过段时间吧,我刚霸气护妻,转头就和你离婚,大家会说我是个负心汉的,因为不想和你一起面对困难才退缩,这样还有谁会喜欢我呢?”寒长书说道。

落晚晚一想,的确是这个道理。

“你打车走吧,不要忘了今晚的晚餐就可以了,我会派人来接你的。”寒长书说道。

“好。”落晚晚点了点头。

她自己打车,去了裕华生物集团。

不少京市的八卦记者已经在大堂的入口等着了,瞧见落晚晚,便立马双眼放光,直接冲了上来,“快,落晚晚来了!”

无数话筒伸到了落晚晚的面前,闪光灯此起彼伏。

这些八卦记者都是靠着绯闻挣钱的,撰写的文章临摹两可,让人压根抓不住里面的把柄,所以他们压根就不害怕寒长书的威胁。

一个个的往前冲,问题一个比一个刁钻刻薄。

“落小姐,请问一下你到底和南仰星是什么关系呢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